沛县新闻中心 > 新闻中心 >

教育局人员剽窃论文侵权不履行判决 法院立案执
时间:2020-04-12 20:22   来源:   作者 :admin666   


 

(原标题:福建一教育局人员剽窃论文被判侵权不履行判决,法院立案执行)

因先后两次剽窃福建省永泰县城南小学语文老师卢强祯论文,永泰县教育局工作人员蔡品团被对方诉至法院。经审理后,法院判定其“行为构成侵权”,应在相关刊物上刊登道歉声明,同时给予对方经济赔偿。

4月9日,卢强祯告诉澎湃新闻,在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生效近5个月后,蔡品团未曾提起上诉,也未履行法院判决。

公开资料显示,2000年9月至2009年9月,蔡品团也在永泰县城南小学任职,历任教导主任、副校长。卢强祯告诉澎湃新闻,自己已向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3月27日,法院方面回复“已立案执行”。

澎湃新闻联系蔡品团采访,对方听明来意后,以“不方便、没时间”为由挂断电话。

评职称时意外发现教学论文被剽窃

卢强祯50岁,系福建省福州市永泰县城南小学语文老师。据其回忆,2005年,自己写有一篇题为《紧扣“落”字揣意悟情》的教学论文。“永泰县教师进修学校一名领导来城南小学检查工作时,发现了我这篇论文,说写得很好,建议我发表。”卢强祯告诉澎湃新闻。

当年5月20日,前述论文发表在刊物《福州课改(小学版)》2005年第25期(总第39期)上,约7个月后,又被发表在刊物《成才之路》上,卢强祯因此获得成才之路杂志社颁发的教育论文三等奖证书。

2006年7月,卢强祯撰写的《不妨让“复述”变变脸》一文在省小学语文教学论文评选活动中荣获二等奖。时年8月,卢强祯将文章标题改为《“变脸”复述》,发表在刊物《福建省小学语文教学优秀论文选编》上。

2018年9月,因参评福建省中小学高级教师职称需要,卢强祯在网上搜索自己曾经发表的教学论文。他偶然发现,上述两篇教学论文被永泰县教育局学安科工作人员蔡品团“剽窃”,并予以公开发表。

公开资料显示,2006年11月,署名为蔡品团的文章《不妨让“复述”变变脸》发表在刊物《小学教学参考》上。该文章被收录在“CNKI知网空间www.cnki.com.cn”上。2013年3月,署名为蔡品团的文章《紧扣“落”字揣意悟情》发表在厦门大学出版社出版的《小学语文教学新探索》上。2014年1月28日,该文章被收录至福建基础教育网。

经对比,蔡品团发表的两篇教学论文,从标题到内容均与卢强祯论文高度雷同。公开资料显示,2000年9月起,蔡品团担任永泰县城南小学教导主任,2005年5月任副校长;2009年9月,蔡品团转任永泰县葛岭中心小学校长,直至2017年9月,其担任永泰县城关小学校长;2019年9月起,蔡品团转到永泰县教育局学安科工作,至今仍在职。

卢强祯认为,2000年9月至2005年8月,他与蔡品团同在永泰县城南小学教导处办公,两人交集颇多,后者不久成为该校副校长。2006年11月,署名为蔡品团的文章《不妨让“复述”变变脸》即公开发表。“对<不妨让“复述”变变脸>一文的剽窃应该发生在他做城南小学副校长期间。”卢强祯说。而在担任永泰县葛岭中心小学校长后,蔡品团又剽窃了《紧扣“落”字揣意悟情》一文。

县教育局调查称“未发现剽窃”

发现文章被剽窃后,卢强祯分别网购了《小学教学参考》《小学语文教学新探索》两本刊物的相应期数,以保存证据。

卢强祯称,蔡品团凭借“剽窃而来”的两篇文章参评“小中高”职称和学科带头人,均获通过,而自己的职称评选却受到了影响。

2018年9月27日,卢强祯向永泰县信访局反映此事,后被转至县教育局组织人事科处理。同年12月25日,县教育局向卢强祯出具《答复意见书》。

该文件显示,2009年9月,蔡品团申报“小中高”教师职务任职资格并获通过,《不妨让‘复述变变脸’》系其送审代表作;2014年5月,蔡品团被认定为福建省第四批中小学(幼儿园)学科教学带头人,参评论文包括《紧扣“落”字揣意悟情》。

但在“送审论文鉴定情况”中,永泰县教育局称,经鉴定,上述两篇文章总文字复制比分别为10%、2%,因此“未发现有剽窃情况”。

这一结论令卢强祯难以接受。签收《答复意见书》时,其写下了“绝不服气”几个字。

卢强祯称,教育局调查期间,他多次与蔡品团交涉,希望后者公开道歉,声明论文系其剽窃。但对方仅表示“万分忏悔”,愿意赔偿损失,并通过中间人前来说服他“放弃”,要“大度一点”。

“但我要的是著作权,因此不答应他。”卢强祯说。

法院判决“侵权成立”后,被告至今未履行

双方经多次沟通,未达成协议。2018年,卢强祯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判令蔡品团停止侵犯其著作权的行为,公开赔礼道歉,并赔偿经济损失。据卢强祯称,自己专门买了一本《知识产权法》,“读完以后就去告”。

根据裁判文书网公布的《卢强祯与蔡品团著作权权属、侵权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9年8月22日公开审理了此案,并于11月15日作出判决。

卢强祯诉称,被告蔡品团于2009年利用《不妨让“复述”变变脸》一文通过福建省“小中高”教师职务任职资格评审委员会评审,评上“小中高”高级职称;2014年5月,其又利用《紧扣“落”字揣意悟情》一文作为参评论文,被认定为福建省第四批中小学(幼儿园)学科教学带头人。

卢强祯认为,被告的上述著作权侵权行为使自己获利的同时导致原告受到极大损失。原告不仅在同行、同事之间备受非议,精神也受到极大煎熬和痛苦,而且因此“未能顺利获评职称”,职业生涯遭遇损失。

对此,被告蔡品团辩称,涉案的两篇文章是原告与被告在城南小学共事期间由被告创作的教学论文。被告当时担任该校教导主任,原告负责教研工作,双方同在一个办公室,2005年至2006年,为参加福州课改科研项目及教学论文比赛,被告将论文初稿提供给原告,由原告提出部分修改意见后将论文用于评选,原告主张涉案论文由其单独创作与事实不符。

此外,蔡品团称,自己曾在2005年至2017年期间发表过多达11篇的教学论文,足以应对职称评定所需的论文考核,不存在抄袭文章的必要。

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后认为,署名为卢强祯的两篇涉案文章发表时间均早于署名为蔡品团的文章。被告主张涉案的两篇文章系其创作并由原告提出部分修改意见,且被告提交的证据显示其与原告于2000年9月至2005年8月同在永泰县城南小学教导处工作,但被告没有提供其是涉案两篇文章作者的证据。

“结合在案证据,可以认定原告(卢强祯)系涉案文章的作者。”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经比对,被告蔡品团发表的两篇文章与署名为卢强祯的文章相比,仅部分表述略有不同,其他内容基本一致,“故被告的行为构成侵权”。

此外,法院认为,虽然被告在庭审过程中承认其在2008年参评职称时使用了文章《不妨让“复述”变变脸》,但没有证据显示被告仅凭该篇文章就评上“小中高”职称并增加工资。

因此,法院判定,被告蔡品团应在《小学教学参考》刊登道歉声明,消除影响;被告蔡品团应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卢强祯经济损失及为制止侵权行为支出的合理费用共计25000元。

“判决书出来后,我松了一口气。”卢强祯告诉澎湃新闻,但令他没有想到的是,去年11月15日判决书生效至今,蔡品团没有提起上诉,也未履行判决,向其公开道歉并给予经济赔偿。卢强祯称,自己多次找蔡品团“要个说法”,但未获回复。

4月9日,澎湃新闻联系蔡品团采访,对方听明来意后,以“不方便、没时间”为由挂断电话。此外,澎湃新闻多次致电永泰县教育局组织人事科相关领导了解情况,对方称了解情况后回复,但截至发稿前未有回应。

上一篇:武商集团辟谣员工中有新冠无症状感染者:已报案
下一篇:没有了